首页 资讯中心 专题 经贸产业 泛珠概况 泛珠智库 数据中心
微信门户

广州国有企业去年实现净利润428.2亿元

日期:2019-11-20 来源:南方日报网络版

  在广州市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九次会议上,广州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主任陈浩钿在向会议作《关于2018年度广州市企业(不含金融类企业)国有资产管理情况的专项报告》时表示,去年全年5592户国有企业实现营业收入达7314.9亿元,增长11%,实现利润总额570.9亿元,增长2.9%,实现净利润428.2亿元,增长3.2%。

  数据▶▷2018年国有资本投资达1952亿元

  陈浩钿表示,本次报告范围为市、区两级管理的国有企业5592户,不包括广州金控集团、广州银行、广州农商行及下属企业。

  2018年,以上企业国有资产总额达22255.8亿元,增长19.6%,其中境内资产19985.4亿元,境外资产2270.4亿元。去年全市国有企业净资产8814亿元,增长20.7%,去年全年以上国企实现营业收入达7314.9亿元,增长11%,实现利润总额570.9亿元,增长2.9%,实现净利润428.2亿元,增长3.2%。

  从企业的贡献情况看,截至2018年,由市国有企业开通的地铁里程达478公里,经营公交线路1247条,客运量50.87亿人次,占全市公交客流的85.8%。完成生活垃圾处理707.25万吨,占全市垃圾处理量的95%,投入对外扶贫、产业帮扶资金7.89亿元,增长32.83%。

  去年,通过公开挂牌的各类产权交易共258宗,交易金额91.5亿元,2018年全市实现国资收益预算总收入44.6亿元,结算总收入50.4亿元,预算总支出44.6达亿元,决算总支出50.4亿元。

  在国有资本投向方面,2018年国有资本投资1952亿元,投向准公益企业847.6亿元,占43.4%;投向竞争性企业1104.4亿元,占比56.6%,主要布局交通运输、仓储业746.8亿元,占比38.3%。

  此外,2018年完成“拔寨”重点项目117个,占全市“攻城拔寨”项目的项目数、总投资、年度计划投资额的29.3%,34.9%,36.5%,计划投资957.4亿元,完成投资1047亿元,完成率105%。资本运作方面,并购几家优势企业,国资国企产业并购日趋优化,目前市国有控股上市公司25户,总市值4751.3亿元,国有市值2439.1亿元。

  焦点▶▷去年市国资委核定企业领导人年薪最低为49.2万元

  在国有企业改革方面,推进战略性重组,实现广州国发重组工业发展、越秀集团重组风行集团、友谊集团置出并注入广百集团、珠实集团划入水投集团等一系列资源重组整合。

  在推进体制机制改革中,广州市出台促进国资国企改革创新发展、发展混合所有制的相关文件,推动广汽集团、无线电集团纳入国家“双百行动”企业名单,以无线电集团为基础改组组建国有资本投资公司,广汽集团职业经理人改革试点方案正式实施。

  同时,完善法人治理结构,编制形成监管清单和指引,全面推动规范董事会建设,强化外派监事专业监督功能,配强配齐国企领导人班子队伍。

  从国资监管的情况看,广州加强风险控制,实行企业投资全过程管控,严格控制国企的非主业投资,大力出清僵尸企业,严格实行财务管理。加强国企党的建设,实施党建三年行动计划,全面实现企业党建进章程,深入开展基层正风肃纪反腐,对16家企业开展实地督导,对3家二级企业开展机动巡查。

  去年,广州市审计局审计5家企业发现在资金管理、资产核算等方面问题,涉及金额40.11亿元,整改情况将由广州市政府在年底前向市人大常委会进行专题报告。

  在企业负责人薪酬情况方面,根据30户监管企业法定代表人经营业绩考核结果,2018年市国资委核定企业领导人平均年薪为72.8万元(不含任期激励收入,下同),最高为100.4万元,最低为49.2万元。

  建议▶▷对部分重点国有企业开展全过程绩效监督

  陈浩钿提到,当前国资管理主要存在几大问题,一是国资布局的结构有待优化,传统产业占比还比较大,战略性新兴产业规模偏小;二是创新发展能力有待提高,技术创新、业态创新、模式创新等方面存在短板;三是体制机制改革力度有待加强;四是重点领域国资的风险仍然存在。

  他表示,下一步将计划优化国有资产布局,培育国资新动能,落实创新发展举措,推动国企高质量发展,推动体制机制的创新和企业家队伍的建设,激发企业发展的活力,强化国资监管,提升防范化解风险的能力。

  广州市人大预算委员会主任委员沈奎在作《关于广州市企业(不含金融类企业)国有资产管理情况的专题调研报告》时表示,总的来说,广州国有资产管理监督不断加强,国企健康发展,但也还存在一些问题和薄弱环节,主要是国企体制机制改革有待进一步深化,国资监管系统性仍需提高;企业国有资本结构和布局亟须优化,国企功能目标定位与“四个出新出彩”、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以及“一带一路”等国家发展战略的契合度不够紧密;创新能力有待进一步提升;管理基础有待进一步夯实;人大审查监督的有效性有待进一步加强。

  沈奎建议,推进深化国企管理体制机制改革。持续推动混合所有制改革,以产业链、价值链、创新链为主线,进一步推进资源整合重组,培育行业领航企业。持续完善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加快形成以管资本为主的国有资产管理体制。持续强化激励约束机制,完善职业经理人试点制度体系,推进持股激励等改革试点,激发企业内生动力。

  他表示,应加快调整优化国有资本布局和结构,推动国有资本逐步退出低效低端领域。加快建立全口径国有资产信息共享平台,进一步防范化解国企重大风险。加强国企专项审计工作,全面实施国有资本绩效管理,进一步加强人大对企业国有资产监督,研究制定广州市国有资产报告实施细则,开展对部分重点国有企业的全过程绩效监督。(记者 余嘉敏)

(编辑 谢伟东)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