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中心 专题 经贸产业 泛珠概况 泛珠智库 数据中心
微信门户

打造数字大湾区 建设数据共同体

日期:2021-05-18 来源:泛珠三角合作信息网(主站)

  “广东提出试点首席数据官的具体意见,是非常好的探索。”广东省数字政府专家委员会委员涂子沛接受南方日报专访时表示,政府决策都基于数据分析,首席数据官应该承担这项职能。

  近日,《广东省人民政府关于加快数字化发展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正式印发。这是继广东省“十四五”规划纲要把数字化发展单列成章后,“云上广东”更具体的实施路线图。

  对于打造数字大湾区,涂子沛认为关键是建设数据共同体,探索制定统一的数据标准。目前,广东正在对数字经济进行立法。他指出,立法的首要目的是促进,其次是保护。“建议广东还要抢占隐私计算等前沿赛道,积极参与构建数字化国际规则体系。”

  探索“首席数据官”关键在定位和执行

  南方日报:《意见》提出试点“首席数据官”制度,您此前也有过相关建议?

  涂子沛:对,五年前我专门写文章建议中国应该建立首席数据官。数据是新型的生产要素,引领政府治理变革。正如我们常说的,“让数据多跑路,让群众少跑路”,需要数字政府发挥更大作用。

  今天,我们政府做决策基于数据。用数据说话、用数据管理、用数据决策、用数据创新,数据成为贯穿我们工作的主线。

  广东提出试点首席数据官,这个探索非常好。接下来更具体的问题是,这个职位如何科学设置。我们不能为了设置而设置,一定要明确首席数据官负责什么。收集、管理、分析,还是都负责?我们已有的一些部门职能又如何调整?另外,我很期待看到具体的公共数据开放清单。

  南方日报:公共数据开放清单有哪些作用?

  涂子沛:有了清单,我们就清楚哪些数据可以开放,这对于整个社会都有积极的推动作用。开放数据不是简单的信息公开,而是要推动新经济的发展。数据是新的生产要素,生产要素就要流动,要流动必须就要开放。

  南方日报:目前,广东在一些地市和厅局试点,具体由谁来做首席数据官?

  涂子沛:首先要定位首席数据官到底要做什么。如果是数据资源官那就要管理资源,资源又分为存量和增量。目前,政府部门还存在重复收集数据的现象,造成了公共资源的浪费。

  如果是首席分析官,那又不一样。政府的决策都要基于数据,首席数据官应该承担职责。我们现在主要矛盾,在于数据收集的能力超出了使用数据的能力。首席数据官不应是一个花架子,而是能够在我们的政府决策和公共服务中发挥积极作用,让老百姓都说广东的首席数据官有价值。

  制造业数字化转型关键在于中小微企业

  南方日报:《意见》特别强调了数字生态,您怎么看?

  涂子沛:整体来看,《意见》的前瞻引领性很强,也很全面。强调数字生态,是因为数字化变化带来了生产方式的转型、经济结构的重构、生活方式的变迁以及治理方式的变革。《意见》已绘就蓝图,我更期待具体的时间表。

  南方日报:政府各个部门数据都打通了吗?

  涂子沛:一些存量数据打通了,但增量数据还没打通。举个例子,我开设公司需要提供本人的无犯罪证明,现在广州可以实现只填报一次信息。但以后是否可以都在线完成呢?比如证监会直接在云端向公安局索要无犯罪证明,作为市民,我只需知情并同意授权,手机一点,数据就从公安局直接云端传输到证监会。这类的改革空间是非常大的,能大幅度提高效率。

  南方日报:对于广东制造业数字化转型,您有什么建议?

  涂子沛:如今,数字化已经全面渗透到第三产业——服务业。接下来,我们可以想象制造业每道工序都是数字驱动的。数据进工厂、进果园、进农田,将成为新常态。

  《意见》提出强化数字化转型公共服务的供给,探索面向中小企业发放数字券,这个探索非常好。广东制造业数字化转型,关键就是这些中小微企业。政府原来的招商政策是给空间,在未来,数字化云端服务将作为基础服务设施提供给企业。

  构建数字大湾区

  要建立统一的数据标准

  南方日报:建立数据要素流通顺畅的数字大湾区,有哪些挑战?

  涂子沛:大湾区要实现数字流通,意味着大湾区应该是一个数据共同体。我们如果能建立数字大湾区的话,未来的数据就一定能在中国自由流通。大湾区数据共同体的建设具有标杆性作用。

  另外,构建湾区数据共同体,需要探索建立统一的数据标准。香港的数据标准和深圳的数据标准如何统一?这个需要政府、行业以及机构等等一起商讨。只有遵循同样的标准,数据才能自由顺畅流通。

  南方日报:目前,广东正对数字经济进行立法,您有什么建议?

  涂子沛:立法的首要目的是促进,让数据合理流通,合规使用。比如,一家私人定制的装修设计公司,需要客户提供房屋面积的详细数据。数据给到公司后,这家公司不能用数据去做任何超出规定范围之外的事情,这就叫做数据合规。立法就是让“规”产生,让企业有规可循。其次,立法要让数据得到有效保障。我们要把握一个尺度,首先是促进,然后是保护。

  也可以借鉴欧洲等国外地区的先进经验。广东如果能制定一部有效促进的法典,对全国都有指导意义和参考价值。

  抢占话语权 积极参与制定国际规则体系

  南方日报:《意见》还提到了太赫兹、8K、DNA存储等先进技术,您怎么看?

  涂子沛:这些前沿技术,对于广东数字经济的发展具有前瞻性作用。但我认为,广东还应该去抢占隐私计算。目前,全国没有隐私计算研究院,建议广东引领建立和发展。数据保护不是把它封闭起来,而是开放,但是用算法把数据保护起来。举个例子,如果说黑客获得数据是“攻”,那我们的隐私计算就是“防”。

  今天的数据要流动面临一个使用权和所有权怎么科学分离的问题,如何做到既使用又保护。广东应该去引领抢占这个全新的前沿赛道。

  南方日报:参与构建数字化国际规则体系,有哪些重要意义?

  涂子沛:目前,中国在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等方面面临的问题与美国、欧洲是一样的。在上述领域,中国与他们完全同步,这是难得的机会。这也意味着,我们更需要努力参与制定数字化国际规则体系,抢占话语权。试想一下,如果国际规则和标准制定下来,与我们没有任何关系,那未来我们就需要去改造既有的标准。作为改革开放前沿阵地的广东,应该要积极参与。(记者 彭琳)

(编辑 叶菲)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