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中心 专题 经贸产业 泛珠概况 泛珠智库 数据中心 跨区办事
微信门户

媒体服务中心

我向泛珠
捎句话
1000x90.jpg

归来论道滨海发展方向 助惠东蓝色跨越

日期:2017-12-26 作者:王彪 周欢 来源:南方日报网络版

  1 世界级湾区里的惠东坐标

  世界三大湾区走遍,惠东“小”了。

  在东京湾区,京滨、京叶两大工业地带分别向东西两侧环绕东京湾延伸开来,一艘艘巨大的货轮在港湾里穿梭不停,尽显大进大出的开放优势。这里轨道交通便利快捷,去哪里都能找到合适的线路,到达时间可以精确到分钟。“大”与“细”在这里交融。

  在旧金山湾区,“楼就像是一个向着海边往下走的阶梯”。城市里的建筑高度越临近水边越矮,让水边的资源不仅仅属于某栋私人建筑,而是公共的。站在高处俯瞰旧金山,整个城市被道路切得像豆腐块一样整齐,体现着这座城市规划之精细。“高”与“低”在这里交错。

  在纽约湾区,参差的天际线、林立的金融机构总部大厦、百老汇的浮光掠影、街头肤色各异的人群,无一不令人印象深刻。摩根士丹利、高盛、摩根大通、花旗等世界金融巨头,见证了纽约金融圈的发展和成熟,金融之水让实体经济产业欣欣向荣,以强生为代表的制药企业总部向卫星城新泽西扩散,成为美国制药业最发达的地区。“虚拟”与“实体”在这里共生。

  在世界级湾区的原有坐标系中,难觅惠东身影——前提是,如果没有粤港澳大湾区的提出,或者虽然提出却没有上升为国家层面的战略部署,再或者虽然上升为国家层面的战略部署却没有将惠州惠东纳入其中。

  好在,由于粤港澳地区的快速发展,由于惠东及其所在的惠州所处的区位优势,这一切都并未发生。

  一个区域的发展,一个城市的兴衰,既要靠自身的艰苦奋斗,也要借助历史的进程。粤港澳大湾区,正是惠东乃至惠州登上世界经济主舞台的一张新船票。

  世界三大湾区走遍,惠东看似小了,眼界、眼光和底气却更上一层楼。

  以往的惠东,从产业着眼往往为自身的女鞋和特色农业而自豪,从区位着眼常常以地处珠三角边缘而踟蹰。如今,参考世界级湾区的“航拍”视角,惠东不仅是连接粤东粤北、闽赣区域乃至长三角地区的重要节点,更是粤港澳大湾区的“大湾区之角”,是世界第四大城市群的重要滨海区域。

  惠东的眼界,由此进一步打开。

  以滨海开发为例,惠东以往规划上粗放,除了管理经验的欠缺之外,也有发展观念上的落后。走访调研世界三大湾区数十年乃至百年发展经验,近距离欣赏旧金山湾区等地的“世界级”滨海天际线,亲身体验到优质滨海资源转化为层次丰富的湾区生态带给人的身心愉悦。惠东已有的项目和规划也就得到重新审视,一种新的发展可能逐渐在惠东的天海之间浮现。

  惠东的眼光,因此而更加“挑剔”,也更加精准。

  如果说,世界级城市群的概念多少有些空泛,那么,不妨对粤港澳大湾区的部分城市做简单的盘点。香港,仅次于纽约、东京和伦敦的国际金融中心,重要的国际贸易和航运中心;深圳,最早的经济特区,创造了举世瞩目的“深圳速度”,如今被誉为中国“创新之都”;广州,国家中心城市,千年商都,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发祥地;澳门,世界旅游休闲中心,更以东西方文化的融合共存而著称……用群星璀璨来形容粤港澳大湾区的城市格局并不为过。

  更重要的是,这一区域并非停步不前,而是仍保持着快速发展的上升势头。了解这些,就不由得不令人感叹,惠东处在一个怎样优越的历史发展大潮之中。

  更令人浮想联翩的,是北纬22度的惠东坐拥218公里海岸线,海湾达18处,大小岛屿66个,海域面积3200平方公里,其地理区位和生态资源并不逊色于世界三大湾区众多海滨城市,并有可能成为中国的“黄金海岸”。

  惠东对自身发展从未如此底气十足。

  在世界级湾区的坐标中,惠东的现在“小”了,未来前景却前所未有的“大”了。

  2 山海统筹中的惠东价值

  在美国旧金山湾区东部,有座城市叫费利蒙市(Fremont)。它紧邻硅谷核心地带帕罗奥多、圣何塞,凭借良好的制造业基础、便捷的交通、宜居的环境和较低的生活成本,吸引周边大城市不少人到此工作和生活。

  相距万里之遥的太平洋对岸,世界第四大湾区——中国粤港澳大湾区,有座城市与之颇为相似。同样位于湾区东部,同样毗邻几个大都市,同样拥有便捷的交通,同样具备宜居宜业宜游的气质……它就是紧邻广州、深圳、香港的惠州。

  碧海蓝天,水清沙白……惠州这座“绿色化现代山水城市”所拥有的漫长而优美的海岸线,近八成集中在惠东县。面向大亚湾、红海湾,这里散落着巽寮湾、双月湾等在粤港澳乃至华南地区声名远播的景区。

  然而,这些天生丽质、不可多得的滨海资源,并不代表惠东这个广东“海洋大县”、惠州“山海统筹发展示范县”的全部。

  依山傍海与拥江揽湖浑然天成,才是山海惠东的真实写照。不单资源禀赋和生态环境良好,享有“岭东重郡”“粤东商埠”美誉的惠东,空间区位同样得天独厚。

  在高铁、空港、海港等交通激活下,惠东悄然迎来陆海空交通大升级,瞄准成为粤港澳大湾区东部枢纽门户。在交通引领下,惠东“山海统筹、双城一体”的“122”空间格局也正在形成。

  在巽寮湾、双月湾等滨海景区,百里国际滨海旅游长廊逐渐显现雏形;在稔平半岛观音山一带,惠州首个风力发电项目已经建成投产,撬动着清洁能源产业“新蓝海”;在“半岛之心”考洲洋,海洋环境整治改善了当地的生态系统,海洋渔业加快发展;在惠东最边远的高潭老区,红色旅游产业越来越红火……今天的惠东,各片区正加速提质发展。

  从国际经验来看,距离中心城市约1小时的距离往往是比较容易受到产业辐射的范围。费利蒙所在的东湾,正是旧金山湾区向东通往内陆的门户。这与粤港澳大湾区中惠东的角色有些相似。

  今天的惠东正站上山海统筹的新风口,也发挥着区位交通优良、土地空间广阔、自然资源丰富等比较优势,不断释放自身的价值。

  放眼全球主要湾区,“湾”的基础是拥有深水良港,是决定一个海湾能否成为湾区的前提条件。作为腹地的“区”,则影响着“湾”能有多强、可走多远。湾区的发展实际上就是陆海统筹、港城和产城融合的过程。

  蓝天白云之下,高耸的铁路桥像钢铁长龙,蜿蜒延伸,一趟趟高铁飞驰而过。惠东县稔山镇见证了“高铁时代”的到来,也亲历着稔山滨海新城的崛起。

  稔山滨海新城,是广东省重大区域发展平台、惠州“蓝色引擎”环大亚湾新区的三大起步区之一。它的加快建设,是惠东推进“山海统筹、双城一体”的生动写照,也是惠州实施“沿江向海”城市发展战略的一个缩影。

  通过强化空港、海港、高铁、高速和城际轨道等的带动作用,惠东逐渐拉开城市骨架,推动县城由沿江向滨海发展,对接山城海、强化双城互动,使“大亚湾—稔平半岛—县城—东部、北部山区地区”交通无缝对接。

  在粤港澳大湾区构建宜居宜业宜游的优质生活圈的背景下,惠东这个全国综合竞争力百强县、全国投资潜力百强县的发展蓝图正徐徐展开。而其独特的山海价值也在资源优势源源不断转化为发展优势的过程中日益彰显。

  3 经济新常态下的惠东方向

  科学技术的重大突破,制造流程的巨大改进,乃至消费热点的变化转移,都可能催生一批新兴产业,激荡一波经济发展浪潮,也为一些城市发展带来新的方向。

  脱贫攻坚战取得决定性进展,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程度不断提高,形成了世界上人口最多的中等收入群体。日前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对五年来我国经济发展历程进行了总结。

  在此基础上,消费对经济发展的基础性作用有望进一步增强。消费升级,特别是旅游消费的升级,则为惠东滨海的发展带来巨大空间。

  目前看,惠东滨海仍未形成品牌特色,旅游产品单一的局面仍未得到根本性改变。近5年来惠东游客人数一直呈现两位数增长,但滨海旅游的经济效益只相当全国平均水平的1/2,厦门的1/3,青岛的1/4。

  可资借鉴的是,位于旧金山市东北部滨海区的轮渡大楼集市,在原本是码头仓库的建筑里,分布两侧的一家又一家商铺贩卖着咖啡、食品、书籍、文化创意产品等各类商品,只售卖当地出产的农产品、手工制品,北加州出产的世界级的葡萄酒和食品,成为市民滨海娱乐、文化休闲的重要场所,也是旧金山最吸引游客的滨海休闲区之一。

  打好“滨海”牌,在惠东历史文化积淀基础上,深度发掘层次丰富并具有地域特色的旅游产品,是惠东未来发展的可能方向之一。

  如果说消费升级意味着需求的变化,并进一步要求着产业的调整。人们对传统产品的新需求,或是惠东发展的另一个方向。

  长期以来,对外输出的“惠东牌”产品中,数以亿计的女鞋和数以十万吨计算的冬种马铃薯等特色农产品,是两项主打。它们为惠东带来一定的经济效益,但同时也面临紧迫的转型压力。

  女鞋作为时尚类服饰产品,对设计创意的要求越来越高。惠东女鞋唯有大步向设计研发环节进军,对接互联网营销模式,拥抱个性化的时尚需求,将产品各环节以异地生产、外包承销、协作研发、引进柔性人才等方式,才有望在人工成本升高、贴牌生产利润微薄的瓶颈中成功突围。

  对于冬种马铃薯等特色农产品来说,消费升级意味着两个方向:在源头上的绿色、生态、有机,在最终产品形态上的深加工、高质量。一公斤土豆的价格往往在2到3元之间,而快餐店的一包炸薯条,净重只有几十克,售价却可能超过10元,价格相差数十倍。

  滨海旅游为代表的现代服务业要上层次、有特色,农业和传统制造业要做精做细,但这都不足以概括惠东在新的经济发展背景下的方向。

  从全球调研回到惠东会发现,生态、山海兼备的优美生态,才是惠东寻找发展新方向的最大“底牌”。再加上正在构建的海陆空大交通格局,以及中科院“两大科学装置”为代表的高精尖科研平台,惠东已经具备了较短时间内实现经济和环境双重蝶变的条件。

  位于旧金山湾区东南部的费利蒙市紧邻硅谷核心区,成为全美科技类初创企业“最密”的城市,吸引特斯拉超级工厂落户;在纽约湾区,随着纽约市制造业外移,第三产业特别是生产性服务业迅速崛起,以强生为代表的制药企业总部向卫星城新泽西扩散;在东京湾区,京滨、京叶两大工业地带集聚了NEC、佳能、三菱电机、索尼、东芝等明星企业,成为全球最先进、出口实力最强的新型工业地带。

  在经济新常态的背景下,在粤港澳大湾区里,这一切对惠东并非遥不可及,也只有高端制造、清洁能源等新兴产业,才能让惠东实现经济与生态协同发展的目标。

  4 “一带一路”引领的惠东跨越

  东西方的两千年交流史,探索出多条连接亚欧非几大文明的贸易和人文交流通路,丝绸之路精神薪火相传,一直延续到今天的“一带一路”倡议。

  目前,全球60%的经济总量集中在入海口,75%的大城市、70%的工业资本和人口集中在距海岸100公里的海岸带地区,湾区经济已成为带动全球经济发展的重要增长级。与此同时,以海洋为载体和纽带的市场、技术、信息等合作日益紧密,发展蓝色经济逐步成为国际共识,一个更加注重和依赖海上合作与发展的时代已经到来。

  位于中国南大门的广东,历来是丝绸之路的重要节点,惠东乃至惠州也由此迎来崭新的发展机遇。

  开展此次跨国大调研,不仅是因为惠东有资源、有条件在世界级湾区滨海城市的坐标中拥有一席之地,更是因为快速发展、不断跨越的惠东也将更加深度的融入世界经济格局,与越来越多的滨海城市发生各种层面和方式的关联与合作。惠东正在走向世界,世界也需要了解惠东。

  时不我待,应成为惠东发展的座右铭;提速奔跑,应成为惠东开发的新姿态。

  在眼界不断打开,眼光更加精准,底气持续增强的同时,惠东乃至惠州要借助“一带一路”走向世界,至少需要跨越三重障碍。

  其一,是突破旧有产业格局和发展理念,把握新机遇、培育新动力。丝绸之路催生了无数沿途商镇的兴起,“一带一路”也正在改变着越来越多的城市与区域。对惠东来说,例如,女鞋与特色农业是惠东的名片,打造更具知名度的女鞋品牌,不断增强设计研发的技术实力,利用生态优势发展农产品深加工,也是惠东发展的应有之义。然而,参照世界著名湾区和滨海城市的发展经验,“山”与“海”之间,滨海才是惠东未来发展的主方向。

  其二,是避免单打独斗,以更高的主动性拥抱大湾区,实现与周边区域的协作发展。“独行快,众行远”,然而,快者多,远者寡。要在一定的发展速度基础上,实现更长久的发展,就必须发挥己之所长,与周边区域分工协作、互通共融。惠东乃至惠州有生态优势,有产业基础,有国家级科研平台,有陆海空现代交通网络,但在金融服务、高等院校等方面仍存短板,亟待与周边城市深化合作。

  其三,是避免为短期利益所左右,从更加长远的发展趋势规划区域发展。同样一片海域,偏商业性的开发可能在短期内实现较好经济收益,但却也可能断送更长久的升值空间和更多样的利用模式。环顾世界级湾区,只有宜居的湾区,才能吸引高质量的人才和企业不断汇聚,也只有更加绿色和具有公共性的滨海,才是真正无阻碍的宜居环境。一个公共开放的滨海沙滩,其间接带来的发展收益,绝不亚于一个高等级商业酒店带来的营业和税收。

  丝绸之路,是贯穿陆海空间阻隔、跨越千年文明交流的发展通途。从世界三大湾区和国内外海滨城市的调研情况看,其无一不是借助滨海区位发展开放型经济的产物。

  如今,一个已被证明为前景广阔的发展蓝图,正对惠东乃至惠州徐徐展开。开放还是固守,向海而荣还是面山而居,继续传统发展方式还是转变观念拥抱大湾区?对于惠东乃至惠州来说,借助此次跨国大调研,这一答案正在变得更加明晰可见。

  南方日报记者 王彪 周欢

(编辑:周童)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10 12

区域观察more>>

ly.jpg

粤港澳大湾区签订旅游合作协议 将打造一程多站产品

12月21日中午,粤港澳大湾区旅游业界合作峰会在香港会议展览中心举行,会上,11位来自粤港澳大湾区的旅游协会代表共同签署合作协议书,承诺携手推动大湾区的旅游发展。

cs.jpg

广东“创新项链”辐射 粤港澳大湾区创新圈

广深科技创新走廊的着眼点不仅在走廊本身,还在打造中国“硅谷”,形成全国创新发展重要一极,全面支撑国家科技产业创新中心和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为全国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提供支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