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中心 专题 经贸产业 泛珠概况 泛珠智库 数据中心 跨区办事
微信门户

媒体服务中心

我向泛珠
捎句话
大湾区1000x90.jpg

张燕生:大湾区合力打造高质量发展动力源

日期:2019-07-11 作者: 来源:南方日报网络版

  近日,广东印发《关于贯彻落实〈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的实施意见》(简称《实施意见》)和《广东省推进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年)》(简称《三年行动计划》),形成了我省推进大湾区建设的施工图和任务书。

  “这份施工图和任务书非常全面、务实、接地气。”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接受南方日报记者专访时表示,今年《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的发布,是世界规划史上的新创举,未来更将带动激发世界级的体制创新。如今广东制定了详细举措,将进一步落实和推动大湾区建设,携手港澳深化合作,打造引领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动力源。

  建设粤港澳大湾区是“世界级创举”

  记者:加快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深化粤港澳合作,对推动中国高质量发展有何重要意义?

  张燕生:从中国发展看,我们正在步入一个高质量发展的时代、一个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时代、一个实现国家治理体系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时代。在这个背景下,我认为今年《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发布,大湾区建设进一步提速,是世界规划史上的一次新创举,未来更将带动激发世界级的体制创新。

  过去40年,粤港澳深入合作、紧密联系;未来40年,在规划纲要指引下,粤港澳合作还将继续“升级”,合力把大湾区打造成世界级城市群,成为全球经济格局中最靓丽的一个湾区。

  推进大湾区建设过程中,粤港澳三地深化合作优势明显。从空间看,粤港澳大湾区有三个差异化的都市圈,形成三个极点带动,一是香港、深圳为极点带动东莞、惠州,二是广州、佛山为极点带动肇庆,三是澳门、珠海为极点带动中山、江门。

  四个中心城市发挥辐射带动周边地区的引擎作用,在功能定位上又各有分工、各有侧重,符合实际情况,切合了四个中心城市本身具有的优势和短板,遵循了各个城市不同的发展规律,从而避免在城市分工和产业结构发展上出现重叠。基于这一点,大湾区将形成差异分工、优势互补、强强联合的联合体,发展活力和后劲十足。

  正是这些独特优势,让粤港澳大湾区在高起点上诞生。下一步,粤港澳大湾区也必须走向高质量发展之路,打造引领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动力源。

  携手港澳解决大湾区发展不平衡问题

  记者:广东如何进一步深化与港澳互利合作,发挥“一国两制”强大优势,加快推进粤港澳大湾区建设?

  张燕生:推进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有利于广东深化与港澳互利合作,促进港澳保持长期繁荣稳定、更好融入国家发展大局,充分彰显“一国两制”强大生命力。《实施意见》和《三年行动计划》是广东贯彻落实《规划纲要》的施工图和任务书,做得非常全面、务实、接地气。

  下一步落实中,我们不仅要明确“广东要做什么”,还要更多关注“粤港澳合力可以做什么”。与世界其他的湾区相比,粤港澳大湾区内部存在制度差异、关税差异和法律差异,同时,各城市之间的发展也存在不少差异。这会让粤港澳大湾区建设面临一些挑战,但也会为未来大湾区的发展提供动力和活力,形成更好的创造力。

  广东还要考虑如何加强与港澳的合作,推动解决粤港澳大湾区内不发展不充分、不平衡的问题。《实施意见》提出,优化区域功能和空间布局,构建极点带动、轴带支撑的网络化空间格局,推动大中小城市合理分工、功能互补,以提高珠江西岸发展水平为重点,进一步提高区域发展协调性,辐射带动周边地区加快发展。

  这是下一步落实中需要重点解决的问题,其关键就是缩小差距、实现协调发展,包括区域的协调、城乡的协调、社会的协调。

  让创新成为大湾区发展第一动力

  记者:要实现高质量发展,就是要推动经济发展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其中关键是创新。从《实施意见》和《三年行动计划》来看,广东将怎样携手港澳,建设好国际科技创新中心?

  张燕生:高质量发展的涵义,我认为首要一点就是“创新成为第一动力”。粤港澳大湾区要建设国际科技创新中心,就是要让创新成为第一动力。

  从研发投入强度指标来看,发达国家全社会研发投入占GDP比重的平均水平是2.4%。在大湾区内,深圳这一指标是4.13%,广州是2.50%。由此可见,深圳创新投入非常大,处在国际较高水平。但同时也要看到,香港创新具有深圳和广州不具备的优势条件,比如基础研究能力、一流的大学。此外,香港在科技创新融资方面可以提供多层次、多类型的市场工具和体系,这些都是广州和深圳迫切需要的。

  此时,粤港澳三地合力尤为关键,《实施意见》也对此提出了不少针对性举措。比如,广东提出,要携手港澳加快推进重大科技基础设施、重要科研机构和重大创新平台建设,在重要科技领域、新兴前沿交叉领域提升原始创新能力;携手香港和澳门共建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争取国家支持集中布局建设世界一流的重大科技基础设施集群,重点开展基础研究和应用基础研究,打造重大原始创新的重要策源地;共建粤港澳大湾区大数据中心和国际化创新平台;设立粤港澳联合创新专项资金,开展重大科研项目合作,支持相关资金在大湾区跨境使用等等。

  从外向型经济转变为开放型经济

  记者:粤港澳大湾区如何更好地合作,加快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推动实现高水平开放?

  张燕生:当前随着粤港澳大湾区发展不断加快,“抱团出海”需求只会越来越强烈。三地合作推动高水平开放,成为必由之路。

  辨明方向,首先要看来路。过去十年,经过顽强的转型升级,广东取得了很好效果,走向了“自主经济”,在全球经济中的地位逐步提升。所以现在我们要思考,下一步粤港澳大湾区的开放,应该是怎样的开放?

  《实施意见》对“加快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明确了这样一个目标:充分发挥港澳在对外开放中的功能和作用,进一步优化珠三角九市投资和营商环境,提升大湾区市场一体化水平,实现粤港澳开放资源融合、开放优势互补、开放举措联动,引领形成陆海内外联动、东西双向互济的开放格局,打造“一带一路”建设重要支撑区。

  我认为,这就要求大湾区要从“外向型经济”转变为“开放型经济”。外向型经济的形态是“依附经济”,但开放型经济的形态是“终点经济”,是实现高水平开放的重点。从内部看,广东要借鉴港澳、携手港澳,在打造国际一流的营商环境、推进投资贸易自由化便利化、促进人员车辆货物往来便利化等方面发挥更大作用。

  从外部看,粤港澳大湾区要打造“一带一路”建设重要支撑区,全面参与国际经济合作。其中,要重点发挥港澳在对接国际市场方面重要的桥梁纽带作用,支持大湾区优质企业和优势产品走出去,开展跨国并购和全球营销,强化对重点国别和地区的招商引资,高水平引进外资,提升大湾区参与国际合作的竞争力。

(编辑:刘泽琦)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10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