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中心 专题 经贸产业 泛珠概况 泛珠智库 数据中心 跨区办事
微信门户

媒体服务中心

我向泛珠
捎句话

作为深莞惠“后花园”河源靠什么融入粤港澳大湾区?

日期:2017-05-31 作者:徐立慧 来源:南方都市报

  自全国“两会”以来,珠三角各市现正积极对接、融入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河源被称为深莞惠经济区的“后花园”,在粤港澳大湾区,这3个城市也与河源关系最密切。河源如何更好地发挥其地理和生态环境优势,集聚发展资源,为湾区经济建设注入河源因子?

  区位优势 是大湾区通往内陆的枢纽

  粤港澳大湾区与河源有何关系?综合开发研究院(中国·深圳)专家认为,粤港澳大湾区自东向西包括香港、深圳、东莞、广州南沙、中山、珠海和澳门。以核心湾区向外再延伸100—200公里算作外围湾区,粤港澳大湾区自东向西是汕尾、惠州、河源、广州中北片区、佛山、肇庆和江门。就是说,河源可算作粤港澳大湾区外围湾区。

  从地理区位来看,河源位于广东省东北部、东江中上游,北与江西省赣州市交界,既是粤港澳大湾区通往江西的“根据地”,也是珠三角连接长三角、辐射大内陆的重要枢纽。

  对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来说,东部有两条交通大动脉———南北走向的赣深高铁、杭广高铁,前者去年已经动工,后者的双龙段(河源龙川-福建龙岩)今年即将启建。河源位于这两条高铁交会的枢纽站点上,再加上研究中的广州至河源客运专线,未来河源至少有三条高铁经过境内。届时,从河源坐高铁到东莞、惠州仅20分钟,到深圳、广州仅40分钟,到香港45分钟。

  交通正是河源融入粤港澳大湾区的关键。河源市交通运输局副局长刘涉表示,河源接下来要继续“瞄准珠三角”,加快推进与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经济圈的交通建设,围绕产业发展、物资流通、人员往来,规划省、市际交通大通道,建设区域交通小网络,尽快实现与粤港澳大湾区的互联互通。

  南都记者从河源市交通与运输局了解到,今年河源交通运输基础设施建设计划投入超过100亿元,将进一步推进纵横交错的高速公路网建设,推动珠三角城际轨道延伸至河源,加快建设通用机场,升级改造东江河源至惠州段航道,谋划和建设更多连接珠三角、大内陆和出海港的高快速通道。

  承接产业分工“总部在湾区+基地在河源”

  去年召开的深莞惠经济圈党政主要领导第十次联席会议上,深圳、东莞、惠州、河源、汕尾五市审议通过了五大类共47项近期共同推进的重点合作事项,其中涉及河源的共有23项,接近重点合作项目总数的一半。这些实实在在的数据,说明河源与粤港澳大湾区密不可分。总体看来,这些优质项目的总部大都位于深莞惠、珠三角,但其先进的生产基地或分支机构设在河源,从而构建了“总部+河源基地”“研发+河源孵化”等产业分工合作新模式。

  据统计,今年一季度,河源市在谈项目108个、签约项目42个、新开工项目19个、在建项目145个、新投产项目8个。河源市经济和信息化局局长张志纯称,超过60%规模以上外来企业来自深圳,成为推动河源产业发展的主力军。

  根据规划,到2018年,河源市将争取推动珠三角地区200个优质项目转移落户河源,并力争引进若干世界、中国500强企业和央企、省属国企、大型知名民企落户河源。

  企业走访

  深圳企业为何看中河源

  近日,中兴通讯河源生产研发培训基地一期工程在高新区完工并试投产。中兴通讯负责人表示,之所以选择河源,一方面是包括中兴在内的很多深圳企业,都面临发展空间制约,希望通过“总部+基地”的产业分工方式破解资源要素瓶颈;另一方面,河源位于深圳2小时经济圈内,综合成本相对较低。

  观点

  深莞惠交通运输一体化规划,其中惠深通道和莞惠北通道都经过河源,对物流运输的发展都非常有利。

  中国综合开发研究院旅游与地产研究中心宋丁

  我认为粤港澳大湾区规划不应该以自然湾区作为规划的主轴线,而一定要以湾区东岸核心城市带为主轴线,以此向东西两端延伸,形成东西两条辅轴线。如今,从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视野看,东进战略推出的惠州、汕尾和河源三市恰恰可以构成大湾区东轴线上的城市群。

  粤港澳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陈广汉

  大湾区的城市发展规划不应该仅仅限于9个城市和两个特别行政区,河源、清远、阳江等环珠三角的城市已经日益融入珠三角城市群的发展之中。发挥内外联动的作用,对外连接“一带一路”和国际市场,对内辐射和带动环珠三角和泛珠三角区域发展,是大湾区建设成功的重要保障。

  深圳创新发展研究院学术委员会执行主任南岭

  从理论上看,按照各地的优势生产产品和劳务,通过市场交易,就能够实现各自利益的最大化。通过市场交易而形成的最大化,就像一条绵长和坚固的纽带,把双方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并不断加固和拓展联系。

  深圳与河源的关系不能局限于帮扶和对口支援的层次上,而应该是一种建立在优势互补、分工合作、互利共赢、相互促进、共同发展基础上的城市关系。

  河源市委党校经济学教研室主任周金腾

  中兴搬到河源,这是市场资源配置、市场经济发展和产业分工的结果,更是深圳东进、河源南融的缩影。现在考验我们的是在体制机制构建上,通过改革创新,为企业发展提供良好的营商环境和政务环境。

  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郭万达

  深河合作的重点在于新兴产业、农业、环境、交通、社会和体制机制。交通方面,不能光指望高铁,真正发挥作用的是通勤。同时,河源还要保持成本洼地的优势,利用低成本的住宿、教育等资源来吸引人才。

  深圳市委党校教授申勇

  河源应该充分认识自己的资源禀赋,将河源定位为深莞惠河汕城市群的东北门户。东进战略,在区域经济发展方面会形成新的区域经济发展格局,即以环珠江口湾区为磁心的粤港澳大湾区,以深港为核心的深港大都会,以“深莞惠河汕”为主体的城市经济圈。这三大发动机相互推动,相互作用,最终实现以粤港澳大湾区为核心、深港大都会为基础、“深莞惠河汕”等城市群为支撑的世界级城市群发展格局。

  广东省社科院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丁力

  河源与深圳产业共建不是“傍大腿”,深圳城市、产业发展面临的瓶颈、需求,与河源的比较优势是互补的,在专业化分工的大趋势下,河源应立足于自身的资源、区位条件等要素,与未来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趋势高度对接。

(编辑:周童)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10 12

区域观察more>>

timg (9).jpg

北上广深等城相继调控商办项目

继北京之后,广州、上海、深圳等热点城市陆续出台了针对商办市场的楼市调控措施,虽然管控力度强弱有别,但均明确商办项目不得挂钩居住属性,且部分城市还探索在建筑、设计方面的管制方式,力图从产品开发一端,降低商办项目转向居住用途的可能。

昆明综保区.jpg

昆明综保区发挥“三圈”交汇点优势拥抱全球市场

地处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大湄公河次区域、泛珠三角经济圈“三圈”交汇点的昆明,成为我国面向南亚东南亚开放的前沿和重要门户,而且享有国家西部大开发、沿边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云南省综合改革试点市等的政策,拥有打造开放型经济的良好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