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中心 专题 经贸产业 泛珠概况 泛珠智库 数据中心 跨区办事
微信门户

媒体服务中心

我向泛珠
捎句话

统筹发展:湾区视野下的产城融合新逻辑

日期:2017-04-26 作者:罗丽娟 来源:南方日报网络版

  进入更为精细的社会分工阶段,打破行政区划壁垒、实现区域一体化发展被视为集约发展的有效方式。从实施珠三角规划纲要,到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建设的提出,统筹发展成为一种趋势。

  对于中山而言,“组团发展”的理念早在2002年就已经提出,当时,“各自为镇”的发展瓶颈已经被意识到,延续这个理念,到2004年中山市出台了一个城市总体规划,对各组团的功能进行了初步划分跟定位;接着到2011年,行政区划改革思维调整为“一主双核两副多片区”,提出从行政区经济到经济区经济的概念。

  到了现在,中山再提“一中心、四组团”的思路,其所侧重和核心要解决的,是组团发展“操作系统”的问题,也即中山市第十四次党代会所提到的关键词:做实组团发展。

  那么,为什么是这个节点?推进组团式发展的总体要求是什么?如何划分和定位各组团?组团式发展主要任务有哪些?以及,怎样保障组团式发展落到实处?在全市推进组团式发展战略动员大会上,中山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杨文龙就中山组团发展的核心问题进行了一一解读。

  1 战略意义

  破解老问题,迎接新机遇

  在杨文龙的解读中,组团式发展战略是破解中山市“四个难以为继”问题、提升经济发展质量效益和城市综合竞争力的重大决策部署,也是全市一项重大的综合改革探索。

  为此,《中共中山市委 中山市人民政府关于实施组团式发展战略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从深入剖析中山市发展面临的“四个难以为继”突出问题和抢抓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规划建设等历史性机遇两个方面,阐明了中山市实施组团式发展战略的必要性和紧迫性。

  改革开放以来,中山市“市管镇”两级扁平化管理模式,极大地激发了镇区发展的能动性和创造性,孕育出数量众多、实力雄厚的专业镇,为富民强市作出了重要贡献。

  但在经济发展新常态下,这种发展模式也面临一些突出问题:以传统专业镇为主的发展模式难以为继,专业镇竞争力下降,传统产业增速放缓;以土地扩张为主的发展模式难以为继,土地使用粗放、低效开发比较突出;以镇区为主导的发展模式来落实创新驱动发展难以为继,对高端要素的吸引力和承载力不足;以现有城镇空间布局建设宜居城市难以为继,城镇建设“摊小饼”、资源利用碎片化有待克服,转变发展模式迫在眉睫。

  另一方面,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提速,港珠澳大桥通车在即,深中通道开工建设,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加快推进,中山的区位优势、发展潜力和创新动能都在发生着深刻的变化。进入新起点的中山,需要更为灵活、大胆、果敢的机制体制创新来推动新一轮发展。

  2 体制机制

  成立管委会各组团下设机构灵活安排

  为加强组织领导,《意见》明确设立市组团发展工作领导小组,由市主要领导任组长,市领导小组下设办公室,办公室日常工作由市委改革办负责;各组团成立管委会,作为议事协调机构,由市领导任主任。

  关于组团下设机构和运行机制,根据市委市政府提出的充分尊重组团和镇区协商自主的积极性、创造性的总体要求,《意见》对组团下设机构、运行机制、组团与镇区的权责划分没有作统一规定,作出了“组团下设机构、运行机制等由各组团领导小组会同市编委办研究确定,按照相关程序办理”的制度安排。

  此外,《意见》还吸收了市纪委监察部门关于在组团式发展中加强党的建设和纪律监督等建议。

  3 基本原则

  重在统筹规划分类推进先易后难

  根据《意见》,中山实施组团发展按“四大原则”推进:

  一是重在统筹,协商共赢。杨文龙介绍,坚持这一原则,主要考虑统筹是组团式发展的核心要义,通过加强统筹,集聚各方力量,形成发展的强大合力;同时强调,必须将统筹与尊重、保护、发挥镇区积极性有机结合起来,真正实现共建共享共赢的目的。

  二是问题导向,分类推进。解决发展难题是组团式发展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推动组团式发展必须坚持以问题为导向;同时,必须正视各组团的发展基础不同,允许采取不同的模式、机制、策略,才能对症下药、精准施策。

  三是规划引领,平台支撑。规划是组团式发展的指引,是基础支撑,必须先行;同时,组团式发展根本上是为了更好地发展,必须把推动产业平台建设作为组团式发展的主要抓手,通过统筹协同加快形成新的增长极。

  四是积极稳妥,先易后难。组团式发展模式是一项改革创新举措,是对现有以镇区为主体的发展模式的适度调整,必须在不影响经济社会稳定发展的前提下,循序渐进地推进;同时,组团式发展要尽快取得实效,也应分清轻重缓急,从一些急迫的、容易实施的事项入手,做出实绩,增强信心。

  4 总体目标

  今年重大平台全面启动3年后新格局全面形成

  《意见》提出,2017年,组团式发展体制机制基本形成,组团内重大平台全面启动,组团工作初见成效;

  2018—2019年,组团式发展体制机制逐步完善,重大平台建设取得显著成效,组团内各镇(区)产业结构互补、空间布局融合、公共设施和公共服务平台共建、生态环境同治的统筹协同、共建共享局面基本形成;

  2020年,组团式发展体制机制完善,市—组团—镇(区)的经济社会发展新格局全面形成。

  不过,《意见》的总体目标中未提出量化经济指标。杨文龙表示,这主要是为了力求目标指向明确,组团式发展是体制机制的创新,衡量评价的重点是体制机制的建立和完善;将重大平台纳入考量,是为了突出平台建设,是组团式发展的主要抓手,通过平台建设形成统筹发展的示范效应,引领全市创新发展、优化发展。

  此外,也是为了力求目标严谨。杨文龙说,目前市及镇区“十三五”规划已确定经济社会发展的相关指标,具有法定性;如果设置的量化指标是对既定指标简单相加,意义不大;如果另起炉灶设置一套量化指标,难以确保其严谨。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10 12

区域观察more>>

LOCAL201510161640000518809662719.jpg

北部湾新型城市群蓄势腾飞

《北部湾城市群发展规划》重磅出台,为八桂大地迎来新的重大发展机遇。两个多月来,广西迅速行动,积极探索,向改革要动力,向创新要活力,向落实要竞争力,以实现一张蓝图干到底,描绘富民兴桂新画卷。天高水阔的北部湾畔,一个新型城市群正蓄势腾飞。

623.jpg

黔中城市群:西部新兴增长极

贵州省日前公布《黔中城市群发展规划》,提出力争到2020年,将黔中城市群培育成为西部地区经济充满活力、生活品质优良、生态环境优美的新兴增长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