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中心 专题 经贸产业 泛珠概况 泛珠智库 数据中心
微信门户

西部陆海新通道 激活西部新动能

日期:2020-12-14 来源:新华社

  重庆市忠县的柑橘获得新加坡消费者青睐;马来西亚的新鲜榴莲在重庆超市热销;装载着“重庆造”轻卡的货船驶入菲律宾港口……

  “十三五”期间,一条新的大通道连接起中国西部和世界各地,从重庆、四川、贵州、甘肃等西部省份出发的货物,沿着铁路向南到广西钦州港等沿海沿边口岸,换船出海,通达全球。这,就是西部陆海新通道。

  这条通道从无到有、日益完善,如今已成为一条成熟的国际贸易通道。截至11月30日,西部陆海新通道铁海联运班列(重庆—钦州)累计开行2717班,外贸货物货值累计约98.4亿元,内贸货物货值累计约72.8亿元。

  陆海统筹,新通道带来新效率

  从重庆出发,走水路到长江出海口有近2000公里,而到广西钦州港只有1000多公里。交通物流,曾是重庆对外开放的一大瓶颈。

  “向东出海太远,能不能向南?”重庆市政府口岸物流办副主任胡红兵介绍,2017年重庆开始谋划推动建设一条南向物流通道,当年9月25日,南向铁海联运通道常态化运行班列在重庆首发。从此,西部的企业有了新选择——向南,直接从西部出海。

  “以前经东部地区出海到东南亚,要花近1个月时间。现在通过铁路由广西钦州港出海,全程只需1周左右。”位于重庆市璧山区的大江动力设备制造有限公司总经理熊晓华说,公司每个月有超过400万美元的产品沿着西部陆海新通道发往东南亚市场。

  新通道带来新效率。截至目前,西部陆海新通道的货物品类超过500类,辐射95个国家和地区的249个港口。

  今年1至11月,尽管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西部陆海新通道铁海联运班列(重庆—钦州)开行1137列,同比增长36.82%;跨境公路班车(重庆—东盟)开行2493车次,同比增长128%;国际铁路班列(重庆—越南河内)开行146列,同比增长125%。

  创新引领,内陆崛起开放高地

  “有了这条陆海新通道,我们从东南亚采购水果新鲜又便宜,成本降低近三成。”重庆洪九果品股份有限公司销售总监陈向曾说,去年底东盟冷链(重庆)分拨中心在江津综合保税区成立,来自东南亚的农产品得以更快地运输到国内市场。

  东盟冷链(重庆)分拨中心投用的同时,其他分拨转运中心也纷纷在重庆落地。“西部陆海新通道让重庆物流枢纽的作用更加凸显。向西的中欧班列、向南的西部陆海新通道、向东的长江黄金水道,在重庆实现了衔接。”胡红兵介绍,今年1至9月,西部陆海新通道与中欧班列(渝新欧)、长江黄金水道,联运超6500标箱,货值超65亿元。

  “‘多式联运’实现‘铁路箱下水、海运箱上岸’,让外贸货物‘一票直达’,全程不落地、不换装,最大限度降低了破碎率。”陆海新通道运营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刘义真说。

  新通道还带来了贸易新规则。“信用证结算+海铁多式联运”,将沿海地区的国际金融结算引入内陆。“我们和中国银行签订协议,国际铁海联运提单由重庆签发全球,全程‘一单制’提高接驳效率,进出口企业还可以用提单融资,降低资金成本。”刘义真说。

  目前,西部陆海新通道已实现对西部12省份的全覆盖,进一步提升了西部地区对外开放水平。2019年对东盟进出口总值,重庆同比增长43.2%、甘肃增长47.2%、四川增长19.7%、广西增长13.3%。

  合作共建,带动西部资源整合

  西部陆海新通道,正为西部地区开发开放注入强劲动能。

  “西部陆海新通道形成了‘13+1’省区市合作共建格局。”重庆市政府口岸物流办主任巴川江介绍:去年10月,西部12省份与海南省、广东省湛江市在重庆共同签署《合作共建西部陆海新通道框架协议》。

  “在此基础上,重庆成立西部陆海新通道物流和运营组织中心,目前正联合通道沿线海关、口岸、交通等部门,搭建西部陆海新通道公共信息平台,推动合作共赢。”巴川江说,实际运营中,各省份运营方都会以陆海新通道公司名义开展业务和拓展服务网络,共商共建共享,全面带动西部地区参与全球范围内资源整合和经济一体化。

  西部陆海新通道带来更多合作共赢。“重庆海关与南宁海关积极优化通关监管,推出‘中欧班列’+‘海铁联运’的通关新模式,15个直属海关通关一体化,相当于把港口搬到了中西部。”重庆海关关长山巍说,在这种模式下,重庆的出口商品可以在重庆本地就近一次申报,直接运输至广西钦州港一次查验放行。进口商品可以直接“联程转关”到重庆查验放行,缩减在途时间8小时以上,清关成本下降近20%。(记者 王斌来 蒋云龙 常碧罗)

(编辑 叶菲)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