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中心 专题 经贸产业 泛珠概况 泛珠智库 数据中心
微信门户

粤企如何布局未来工业“操作系统”?

日期:2020-05-09 来源:南方日报网络版

  来自广州树根互联工业互联网平台,给了云南唯森复工的底气。以往设备检查靠手触摸机器温度,借螺丝刀感受振幅,再凭经验判断机器运行状态;现在,机器边上有了不知疲倦的智能感知,点开运维小程序,选煤厂里各设备的运转状态、参数一目了然。

  工业互联网平台被称为工业领域的“操作系统”,既包括生产设备等硬件领域,也包括各种管理软件、数据和服务领域。一直以来,尽管我国在硬件制造上取得长足进步,但在核心技术、产业基础与应用生态等还存在诸多短板弱项。数据显示,每年采购国外软件产品和服务总值达1.3万亿元人民币。

  在广东省省加快从“广东制造”到“广东智造”的背景下,一批硬件制造企业纷纷转向生态服务商,一批工业互联网平台涌现,帮助制造企业补齐软件生态短板。消费互联网领域常出现“赢家通吃”的情况,广东工业领域的“操作系统”又将呈现怎样的生态?

  问题1:何为工业“操作系统”?打通图纸到实物数十套系统

  “战疫复工中,通过打通和透明化整个信息流,企业清楚自己订单紧急情况、原材料、工人、模具等情况,工厂可以智能排产,上游供应商也可以根据美的提供的信息安排复工复产。”美云智数总经理金江说。

  美云智数脱胎于美的集团,依托集团内部数字化转型积累的经验,形成一套产品进而对外输出服务。这与之前形成了鲜明反差——即便是美的自身,也难以做到“透明化”。

  最多的时候,美的集团内部存在大量“烟囱式”系统,研发系统就有10多套,研产销几个核心领域对应的IT系统加起来超过100套。

  对此,美的进一步打通全价值链的运作体系,将所有环节在线化,产生数据形成透明化,再推进智能化和自动化。此前工厂做排产计划的人需要15个,但基于订单、供应商的数据可实现自动排程,只需要4个人来负责。

  其他制造企业也同样面临类似的问题:稍微大一些的制造业企业几乎都有几十套复杂的系统,而每个系统都有自己的数据采集、数据库、用户界面,有着不同的用户名和登录密码。

  而通过打通信息孤岛,将生产、产线、质量、财务等系统的数据连接起来并加以集成,大企业通过集成方式,提高数据利用率,形成了完整的生产系统和管理流程应用,智能化水平大幅提升;中小企业则借助大企业的工业互联网经验,以更低价格、更灵活方式补齐数字化能力短板。

  “工业互联网平台在一定程度上是新工业体系的‘操作系统’,向下对接海量工业装备、仪器、产品,向上支撑工业智能化应用的快速开发与部署,发挥着类似于微软Windows、谷歌安卓系统和苹果iOS系统的重要作用。”中国工程院院士、广东院士联合会创会会长邬贺铨表示。

  问题2:平台企业为何落子广东?粤完整工业门类提供发展土壤

  帮助企业将“沉默的数据”转化为生产资源,工业互联网平台已渗透应用到制造业多个领域。

  据工业互联网产业联盟统计,全国各类型的工业互联网平台数量达数百家,有一定区域影响力或行业影响力的平台有50多家。“工业互联网平台已经进入万马奔腾的时代。”广州树根互联CEO贺东东说。

  在广东,工业互联网平台建设已经进入“加速期”。在工信部发布的10家国家级跨行业、跨领域工业互联网平台,华为、富士康、树根互联入选“国家队”,数量居全国第一。仅在广州,就有20多家国内知名的工业互联网平台落户。

  数据显示,广东已发展超300家“省工业互联网产业生态供给资源池”企业,累计支持和带动超过6000家工业企业“上云上平台”。2020年将深入推进“5G+工业互联网”应用,到2020年底推动累计1.5万家工业企业应用工业互联网技术加快数字化转型。

  “打个比方,资源池企业包括平台企业、解决方案与产品提供商,前者提供操作系统、基础系统,后者提供类似office等应用服务,中小企业就相当于终端用户,三者构成了工业领域的生态系统。”中设智控总经理曹溪对此解释。

  广东何以能吸引如此众多平台企业扎根或落户?中国信通院广州分院副院长王洪岭对此分析,一方面,广东工业门类最齐全,需求是推动工业互联网发展的土壤,另一方面,政府推动时间较早,在政策、资金、生态等各方面支持领先于全国。

  问题3:会否出现“一家独大”?工业门类多 赢家难通吃

  不到两年时间全国已涌现上百家工业互联网平台企业,而在广东,平台数量领先全国,相比消费互联网赢家通吃、一家独大的局面,工业互联网领域的“操作系统”供给过热了吗?

  中国信通院广州分院副院长王洪岭分析,制造业行业壁垒较深,很难像消费互联网那样跑马圈地。目前,来自装备制造、工业自动化、工业软件、通信与信息技术等不同领域的企业不约而同地推出了工业互联网平台,其中,以工业富联、美的、格力、TCL为代表的有制造基因的企业,熟悉工业流程和场景,以华为、阿里、用友为代表有IT基因的企业,在数字化方面有优势。

  “从单个软件到整体数字化转型,从车间到社会化的协同,从企业级的管理到社会大协同,没有一个单独的平台可以满足这些需求。”树根互联CEO贺东东预测,工业互联网最终是各个行业生态共赢的局面。

  平台企业也在寻找自身差异定位。腾讯云智能制造总经理梁定安对此表示,腾讯以“数字化助手”的角色进入产业互联网,对其他工业互联网平台形成配合。目前,腾讯陆续与富士康、三一重工深度合作,帮助企业推出垂直行业的工业互联网平台。

  至少在现在,曹溪并不用为竞争而担心,“这个市场才刚开始,再多几个平台也能容纳得下,平台间还较少有竞争,容得下更多企业来发挥特长”。

  记者手记

  既要避免各自为战 亦需注重数据安全

  “工业大数据”作为未来的“企业血液”,除了平台企业,地方政府也在垂直行业和集聚区系统性地推广本行业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应用实践,但疑惑也随之而来,越来越多的平台是否会使地方政府陷入重复“造轮子”、各自为战?

  这一点担心有些多余,如果连区域性平台都没有建立起来,又谈何打破信息孤岛?只有建立了一个个区域平台之后,才能从更高层面将平台间的藩篱打通,实现更大范围的连接。

  平台之间普遍存在无法互联互通,往往出于数据安全考虑,因此,需要政府前瞻性布局,避免日后尾大不掉或互通成本高昂;加快标识解析体系建设,它是实现全要素、各环节信息互通关键枢纽,通过给企业每一个对象赋予“身份证”,推动跨地域、跨行业、跨企业的信息流动和共享。(记者 郜小平 姚翀 许隽

(编辑 谢伟东)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