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中心 专题 经贸产业 泛珠概况 泛珠智库 数据中心
微信门户

专家提议:大湾区可先行探索区域市场一体化

日期:2022-04-12 来源:南方网

  4月10日,《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意见》(下称《意见》)发布,明确提出要加快建立全国统一的市场制度规则,打破地方保护和市场分割,打通制约经济循环的关键堵点,加快建设高效规范、公平竞争、充分开放的全国统一大市场。

  如何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专家普遍认为,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是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的重要途径,同时也是形成新发展格局的重要保障。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总经济师张永军认为,粤港澳大湾区可以在开展区域市场一体化建设工作方面先行先试,一方面加快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另一方面也借助大湾区的特色优势,加快国内市场和国际市场的对接。

  推动我国市场“由大到强”

  此次《意见》出台的目的何在?《意见》开宗明义: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是构建新发展格局的基础支撑和内在要求。

  南京大学长江产业经济研究院院长、教授刘志彪认为,此次文件旨在满足三个方面的需要:一是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迫切需要,二是构建新发展格局的迫切需要,三是将超大规模市场优势转化为国际竞争优势的迫切需要。

  全国统一大市场将有何特点?《意见》提出,要加快建设高效规范、公平竞争、充分开放的全国统一大市场,全面推动我国市场由大到强转变。

  刘志彪分析,统一大市场由市场机制来统一协调,既具有一体化、开放化、竞争化、有序化的内在特征,又具有规模巨大、结构完整、功能强大、机制灵活、环境优化等显著外在特征。

  中国人民大学竞争法研究所所长、交叉科学研究院院长杨东举例说,部分领域的不当准入限制、市场分割和地方保护现象、市场运行透明度不高、要素市场发展滞后等都会妨碍统一市场和公平竞争。对此,《意见》提出,强化市场基础制度规则统一、推进市场设施高标准联通等举措,都将有助于统一大市场建设。

  记者注意到,近年来我国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制度建设上举措不断。

  2020年4月9日发布的《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提出,坚持深化市场化改革、扩大高水平开放,破除阻碍要素自由流动的体制机制障碍;2021年初印发的《建设高标准市场体系行动方案》从夯实市场体系基础制度、推进要素资源高效配置等方面对构建高标准市场体系做出全面部署。

  “新发展格局形成需要有国内统一大市场作为基本的支撑条件和机制载体。”刘志彪说,过去在出口导向型经济全球化战略下,我们的经济增长利用的是国外尤其是西方发达国家的市场。如今在新发展格局下,既要利用自己的市场来拉动中国经济增长,也要为世界经济复苏和繁荣贡献中国力量。

  破除地方保护和区域壁垒

  超大规模市场,是支撑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基础。全国统一大市场如何建?《意见》给出的关键词是“立破并举”。

  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认为,在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过程中,要坚持有破有立,“不仅要建设有规矩、高效率的市场体系,也要破除国内市场的不公平竞争,打破垄断与区域割裂,用大循环替代封闭小市场、自我小循环”。

  “全国统一大市场的建立,其中一个重要作用就是要解决过去长期存在的各地之间市场准入、监管标准不一等问题。”清华大学国家战略研究院特约研究员刘旭说。

  《意见》强调,破除地方保护和区域壁垒。不搞“小而全”的自我小循环,更不能以“内循环”的名义搞地区封锁。

  杨东认为,为打破区域壁垒,应继续强调破除地方保护主义,推动区域协同发展;推进地方营商环境持续改善,运用行政手段逐步消除不公平的政策;加强地区间产业转移项目协调合作,建立重大问题协调解决机制,推动产业合理布局、分工进一步优化;完善政府制度,改革户籍制度加大人才的流动性,缓和区域内地区间发展的不平衡,缓解区域内“核心—边缘”的结构性问题。

  推进市场监管公平统一,进一步规范不当市场竞争和市场干预行为,也是破除地方保护和区域壁垒的重要手段,而维护公平竞争的一大利器就是反垄断。

  事实上,在《反垄断法》中就有“完善宏观调控,健全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体系”的提法。“既要着力强化反垄断,又要保障依法行政,提高法律适用的可预期性,不仅需要充分的执法透明度,更需要通过健全执法标准和程序规则,完善反垄断执法的体制机制,限缩执法者的自由裁量权。”刘旭说。

  此外,《意见》还对部分行业着力强化反垄断执法提出了具体要求,包括加强对金融、传媒、科技、民生等领域和涉及初创企业、新业态、劳动密集型行业的经营者集中审查,加强对电网、油气管网等网络型自然垄断环节的监管等。

  大湾区各城市间有望更通畅

  规则一致,才能发挥协同效应。《意见》提出,实行统一的市场准入制度,严格落实“全国一张清单”管理模式等。

  在强化市场基础制度规则统一方面,《意见》提出了产权保护、市场准入、公平竞争、社会信用“四统一”的基础制度;在打造统一的要素和资源市场方面,则提出健全城乡统一的土地和劳动力市场、加快发展统一的资本市场、加快培育统一的技术和数据市场、建设全国统一的能源市场、培育发展全国统一的生态环境市场。

  “这些都是对我国市场由大到强转变中所面临问题的针对性举措。”中国人民大学副教授王鹏说,信用体系和要素资源市场都是现代经济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要让资源要素在统一的基础上快速、充分流动,才能进一步活跃经济。

  在白明看来,《意见》的出台对助力构建新发展格局有重要作用,“《意见》的发布恰逢其时,在推进新发展格局的过程中,理当突出国内大循环,不仅要用好国内市场,更要建设好国内市场”。

  与此同时,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针对的不仅是国内大循环,也着眼于夯实高水平参与国际分工的基础条件。“国内市场是全球市场的中国分场。我们建设好全国统一大市场,恰是为了让开放的大门越开越大,越开越好。这样的统一大市场,同样需要国内企业显示出国际竞争与合作新优势。”白明说。

  《意见》提出,鼓励粤港澳大湾区等区域,在维护全国统一大市场前提下,优先开展区域市场一体化建设工作,建立健全区域合作机制,积极总结并复制推广典型经验和做法。

  “粤港澳大湾区有三个关税区,管理机制上存在很大差异。”张永军称,大湾区可以利用这一特点率先探索、试验,为国内国际市场更好联通获取更多经验。

  海南大学“一带一路”研究院院长梁海明对此表示认同:“粤港澳大湾区市场经济活力足,可以率先探索出推动‘统一大市场’的有益经验,并推广至全国。与此同时,粤港澳大湾区各城市之间的人流、资金流、物流、信息流也有望变得更加通畅。”

  “在维护全国统一大市场前提下,粤港澳大湾区可以优先开展区域市场一体化建设工作,建立健全区域合作机制,深入推进公平竞争政策实施,加强反垄断和反不正当竞争,维护公平有序的市场环境。”杨东说。(记者 王彪 宾红霞 实习生 许可如

(编辑 叶菲)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