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中心 专题 经贸产业 泛珠概况 泛珠智库 数据中心
微信门户

涂子沛:建设粤港澳大湾区应建立统一数据标准

日期:2020-06-11 来源:南方日报网络版

  如何对冲疫情对经济社会发展带来的影响,化危为机、变危为机,实现新一轮大发展?大数据专家、数文明科技CEO涂子沛接受南方日报记者专访时表示,大数据正在深刻改变中国,在新的经济形势下,广东更好开拓新局面,需要牢牢把握住数字经济这一新机遇。

  “如同‘车同轨、书同文’,发展数字经济、推进数据治理需要‘数同标’,即建立统一的数据标准。”在涂子沛看来,万物互联的前提是有统一的数据标准,发挥数据价值的前提也是有统一的数据标准,粤港澳大湾区各城市的互联互通需要统一的数据标准,都需要“数同标”。

  新的增长空间在哪?

  新机之一在于数字经济

  南方日报:从所研究的领域来看,怎么判断接下来中国经济走势?

  涂子沛:新冠肺炎疫情带来了新的风险挑战,让经济发展态势发生了新变化,经济目标由“增”变“保”,没有设定经济增长目标,事实上是用行动来回答。个人判断今年全年还是会有经济增长,上半年疫情基本稳定,下半年可以“甩开膀子”来发展经济。

  南方日报:疫情冲击下,对于广东而言,如何抢抓新机遇,开拓新局面?

  涂子沛:新机之一在于数字经济。在我看来,疫情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地成为中国迈入数字社会的加速器。观察身边的例子可以发现,人们对数据的需求日益强烈,很多人起床和临睡前的第一件事都是看手机,看手机就是在看信息,看信息就是在看数据。疫情期间更是强化了这一习惯,线上会议、上网课等日益普及,大家对进入数字社会的准备更充分。

  当下,除了我们赖以生存的物理空间,我们每天还生活在一个新的空间——数据空间。在这个新空间里,数据和智能主导一切,这是人类当下发展的大趋势。数据是一种新的资源,可以释放出新的能量。很多公司已经把数据视为一种新的资产,虽然其价值暂时没有合理的方式直接评估,但数据已经在为国家、组织和个人赋能。未来能保证数据真实、安全的国家和地区会产生一种新的优势,坐拥数据优势的企业可以获取更大的利益。

  今年,广州发布了人工智能与数字经济试验区建设总体方案,打造数字经济新优势。此前在广州,天河区的软件业可以说一家独大,在企业数量、产值、人才储备上都占据绝对优势,这个方案赋予琶洲等地区政策优势,会促成良性竞争,有利于广州推动数字经济的发展,也将给广东发展带来新的活力和优势。

  数字经济窗口怎么把握?

  加强数据互联互通需回应隐私保护诉求

  南方日报:如今“新基建”成为热词,如何认识这一概念?

  涂子沛:新基建是数字经济的基础。传统基建围绕着城市建设,而新基建则围绕数据去做。从空间位置看,传统基建多在地表,关注物理空间;而新基建很多在云端,关注数据空间。

  数据是指数字化的信息,它不仅包括传统的数字,还包括照片、文字、视频等传统意义上我们不会称之为“数据”的信息。

  新基建要围绕数据去做。我们要让数据在全社会有序地沉淀、有序地流动、有序地交换。一条数据几乎没价值,但100万条数据价值巨大,数据是越用越多的,静止的数据产生不了价值。所以需要让个人、企业、政府去产生、交流、分享数据,在流动交换中创造价值。

  南方日报:加强数据互联互通,需要注意哪些问题?

  涂子沛:技术赋能带来社会治理创新,如健康码为疫情防控、复工复产立下了汗马功劳。但因疫情防控而广泛收集的个人信息却为隐私保护埋下了隐患。随着政务大数据发展进程加快,从国家安全到个人隐私,诸多领域都存在信息安全风险,需要通过完善的隐私数据制度建设和规范化管理来灵活补位相关法律监管空缺,推动隐私保护的无缝执行。

  未来,我们应及时回应公众对于政务数据安全的呼声,采取措施告别政务数据无序收集,如健康码上传14天后自动在云端删除。针对政府部门数据管理应用中存在的隐私风险,需要完善制度和机制建设,如完善并出台相应的政策法规,为隐私风险应对提供依据;设立隐私保护的专门职位,创新政务大数据隐私保护管理机制。此外,应对政务大数据隐私风险,同样要求政府、企业、高校等共同参与来提供体系性、系统性的支撑。

  广东如何发力“新基建”?

  聚焦公共数据开放应用

  南方日报:广东发力新基建,应该注意什么?

  涂子沛:“两新一重”(新型基础设施、新型城镇化,以及交通、水利等重大工程)建设要建设数据中心。广东发力新基建,政府层面应该把着力点放在公共数据的开放和流动上,而不是做数据交易中心。因为市场需要交易数据,在利益驱使下,企业会自然交易,所以可以交由市场自己解决。

  对于新基建,我们需要创新,要更有想象力。数字社会相较于现在会是颠覆性的变化,以无人驾驶为例,大家的关注点都在无人汽车上,但随着无人驾驶的普及,停车场或将消失,道路也会发生天翻地覆的改变。适用于马车的道路不适用于汽车,适用于汽车的道路也许不适用于无人驾驶。所以,新基建建设需要放开视野。

  进入数字社会是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新基建的推进也同样如此。新基建是数字经济的“硬”基础,但进入数字社会还需要“软”基础,如需要改变规则体系、数字经济的教育等。

  例如,疫情期间,孩子们上网课,但导致部分儿童产生过度依赖手机的情况,所以也需要研究如何避免儿童沉溺数字产品。

  南方日报:粤港澳大湾区对于广东未来发展至关重要,您对落实这一战略有何建议?

  涂子沛:建设粤港澳大湾区,需要加快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其中就包括新基建。互联互通的前提是标准统一,我们应该重点关注数据标准,包括不同行业和地区之间的,目标在于更有效的联通,规整联通的数据是数字经济、数字社会最重要的基础设施,粤港澳大湾区应建立统一的数据标准。

  此外,数据收集要有体系、要有规制,不能说收集就收集,缺乏科学谋划。现阶段存在重复收集的问题,造成了资源浪费,需要打通各部门之间的数据壁垒。科学收集不是收集越多越好,而是收集得越准越好,建议由一个部门收集、分享数据,能降低收集成本,也避免了重复收集降低群众满意度。(记者 傅鹏

(编辑 谢伟东)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